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再三談公務員置業(更新)

最近樓價雖然稍有回落,但仍屬高位,網上討論區每當談到公務員房屋福利,往往引來一眾查詢;加上行政長官曾蔭權在他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中,終於宣佈將會復建居屋,對中級和基層公務員也有影響。早前筆者曾就公務員置業撰文兩篇(公務員置業再談公務員置業),這次再談一談。

高級公務員(總薪級表第34點或以上)置業理應沒有問題,加上申請資格簡單,薪金水平符合要求便可以,不作多談,要談的主要是中低層公務員的置業問題。

首先是「公務員公共房屋」計劃。最新一份「公務員公共房屋」的文件顯示,去年申請居屋綠表的人最低年資為十三年五個月,較對上一年的十一年左右高出不少。筆者雖然覺得升幅有點大,但想深一層,樓市暢旺,人人搶著買樓也可理解。至於來年甚至之後數年的情況如何,筆者雖沒有水晶球,估計若然市況持續,應該沒太大變化,但政府宣佈復建居屋,或許會令來年的申請人數下跌。因為對大部份人來說,新樓始終較至少有近十年樓齡的二手居屋吸引,儘管未知道新居屋的確實地點。復建居屋的消息會否令今年的「老鬼」們「忍手」,留待數年後申請新建居屋呢?相信應該會有一批有這樣想法的人,今年的最低年資要求有機會回落。而自從三年前開始公佈對上一年的最低年資要求以來,申請居屋綠表的人最低年資徘徊在十一至十三年年資。

(2013/4/25更新:一如先前所料,最新的2012/13年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memo顯示,去年申請居屋綠表的最低年資大幅下降至6年零7個月,原因除了二手居屋樓價同樣高企外,可能「老鬼」們正在「忍手」等新建居屋。)

2012/2/6更新:最近與一批年資約十年的朋友談到復建居屋,大家對新居屋的興趣也很大,相信到時必定會有很多人申請,而席間亦提到先公屋、再換綠表會否快一點。要補充的是,現時居屋全屬二手,如果年資較淺,申請不到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的綠表,打算先申請較容易的翻新公屋,再以公屋換綠表,會比要十多年年資的綠表配額快得多,其實是可行的;但若果是申請數年後的新建居屋,兩者便會有分別:直接申請公務員綠表配額,只要獲得批准,便會必定有份揀樓,而且過往公務員配額是會放在較高優先次序,能選購質素較高的單位;如果以公務員配額申請公屋,再以公屋換綠表,便會和一般公屋居民一樣需要攪珠,在眾多申請者下,未必能抽中,即使中籤,亦未必排在前列,可能只餘下「籮底橙」單位(如低層、近垃圾房、公路旁等)。

2014/4/23更新:筆者細心閱讀本年度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memo後,發現本年度已加入了申請購買新建居屋的詳情。特別需要留意的是,今期特別寫到:「居屋計劃申請獲批的人員,選樓次序會以抽籤決定,與一般公眾申請人無異,而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申請人不會較其他綠表申請人享有優先。」所以早前的資料已不適用,已刪除。)

至於房屋津貼,現時中基層公務員四類人士可以排同一條隊,這四類人士分別為:舊制(2000年6月前入職)薪金在MPS Pt 22-33的人、舊制年資滿二十年的人(申請HPS);新制(2000年6月後入職)薪金在MPS Pt 22-33的人,以及新制年資滿二十年的人(此類人尚未出現,至少到2020年6月才有)(申請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據有申請經驗、以年資滿二十年資格申請的網友所指,一般也要到二十六七年年資才會成功申請。新制雖然還未有此類人,但由於新制人員只有一次申請房屋福利的機會(紀律部隊宿舍屬例外),筆者估計由於部份中低層新制人員會等不了二十年那麼久而轉向公屋或居屋配額,變成日後能排隊的人減少,可能因而快一點。雖然新制人員多了兩夫婦一同申請,但記憶中政府在推出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時曾作研究,兩夫婦同一時間申請的人可能只佔數個百份點。

正因新制的公務員只有一次申請房屋福利的機會,何時使用、以及享用何種福利也有策略。要考慮的有很多,例如自己職位的前途、需要房子的迫切度、心儀的樓宇類型等等。例如打算買居屋,貪其實而不華、負擔較輕,就不能等到自己升職至「超標」;又或者現職前途不錯,在將來有可能升至高級公務員,當然想在日後拿為期120個月、每月萬多元的房屋津貼,現在唯有「忍一忍」,可是未到此日之前,每個月原來也會交貴租予業主,加上升職這回事沒人可保證,可能就要考慮一下改為申請「公務員公共房屋」的居屋綠表,省下多年貴租。其實現時一張居屋綠表內藏的價值可以很高,因為不用補地價購買二手居屋,可能相等於百多萬元的地價。每人情況不同,難以一概而論,但應多作了解,不能太執著於某一種福利。

順帶一提的,是公務員房屋福利中的夾心階層-入職薪金低、頂薪高的職位,例如二級社會保障主任、二級聯絡主任等,他們因為頂薪超標,不能申請公務員公屋/居屋配額,要升至高級公務員水平亦遙遙無期,只有排上述給中基層公務員申領房津的隊,但由於入職薪金低,也要等上十年八載才可「入zone」開始排隊。例如二級聯絡主任,起薪點為MPS Pt. 11, 要到達Pt. 22的水平開始排隊便要十一年時間,還可能要再多等幾年才排得到。所以筆者一直覺得,政府和工會(特別是本身職系的工會)應該關注一下這批夾心階層。又或者說,這些夾心階層的同事們,唯有靠自己雙手了。  

2014年4月14日星期一

真係咁灰?

去年曾經寫過一篇「還有前景嗎?」,今時今日再有點新的體驗,與大家分享。

有關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畢業生投考各種基層公務員的事宜,筆者在網誌開始的時候已說了很多,主要論點是大家以是否滿足於做一世為考慮。我常說,公務員職位有一樣特點,由於有增薪點,至少可以看到入職後未來五年甚至十年的前景。換句話說,你可以看到十年後人工大致有多少,如果早就不滿意,何苦要投考?

是的,以現時香港的環境,大學畢業生對前景沒大憧憬是可理解的,因為他們自懂事開始,便見證著金融風暴、911、科網爆破、沙士、金融海嘯等動盪,想找一份穩定工作的心態絕對正常。

又或者,有人再悲觀一點反問:「不滿意又如何?外邊私人市場連這個數也不一定有,還要擔心裁員減薪。」回想筆者畢業後,加入政府時,很多在職的同事也會說:「大學生入來幹嘛?外面大把世界」。當時也會想,你們這些想法與世界有點脫節吧?大學生已「通街都係」,還有甚麼前景可言?但事實上,雖然不至於機會處處,亦未至於如此悲觀。

筆者畢業了差不多十二年了,當年2002,是911後的一年,科網熱爆破前後。筆者唸的雖然不是「水泡科」,但也非精英大學、精英學科,算是中遊份子。撇下自己不談,一班大學同學中,有的考進了紀律部隊員佐級,但大部分同學也走進了私人市場,起薪不過七、八千元。當然,他們也可以算是「無得揀」,因為當年政府就在凍結招聘前後,除了紀律部隊,只有少數職位如AO、EO有招聘,但競爭之大可想而知,而文職的基層職位差不多是零招聘。到了翌年,是沙士年,師弟妹們起薪更跌至六字頭。當年去比較,當紀律部隊的,差不多是別人的雙倍人工。

但時至今日,當私人機構的,工可能轉了數份,職位從起初的見習人員或助埋主任,慢慢一步步地升至高級主任、助理經理、經理等,人工自然也翻了幾翻。反之當日高人家一倍人工的,礙於員佐級的架構,一級也沒升過,只有每年的增薪,然而投考主任級又屢戰屢敗。贏了在起跑線,但在中途點已被趕過。

以上例子,可以給大家參考一下。當然每個人的際遇不同,當私人機構的可以失業,當基層公務員也可以考到更高級,我談的是一般情況。縱使人人在說,現在社會年輕人向上流的機會少了,但其實只要不是要求30歲當CEO,向上還是有機會的。筆者的同學們,就在經濟谷底中踏實地捱上去,至少成家立室、置業和生兒育女大多也圓滿地做到了。

所以,偶然有一些大學畢業生在網上表示由於對前景不樂觀,打算投考各種基層公務員,近來我也會引身邊的例子替他們打打氣。其實,如果只計算政府資助的大學學位(不計Top-up Degree),十年來人數沒有大改變。學制未改革前,每年會考十多萬考生,只有約三萬個中六學位,資助大學學位只有約一萬四千個。換言之,即使覺得自己不是精英,實際上資助學位的大學生本身已是同齡人口中成績最佳的百分之十,總會有點過人之處,不要妄自菲薄。





2014年4月4日星期五

延遲公務員退休諮詢建議方案


日前,公務員事務局終於公布了有關延遲公務員退休的建議方案,並就此進行諮詢: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404/03/P201404030403.htm


筆者在上幾回(文章一文章二文章三)已談過,一刀切延長所有公務員的退休年齡並不可行,最主要原因是你想他快點退休的,可能因此留下;但你想他留下的,卻不選擇繼續服務。我想到的,高層們當然也想到,故此建議只延長未來新入職公務員的服務年齡,現職的同事不論新制舊制全都由部門首長決定是否可以延任至65歲(紀律部隊60歲)。


方案一出,有公務員工會人士擔心會有馬房文化,肯「刷鞋」的才可延任。是的,這個情況是有可能會發生,但其實現時的政府已非可以由某一個人隻手遮天,只要留任的人稍有問題,有人向傳媒投訴便會公諸於世,我相信稍為有點智慧的高層也犯不著為別人鋌而走險。


反之,有篩選下的留任才會對政府運作有利,早年的凍結招聘已令公務員有老化現象,而現時政府不是沒人來做,一個職位必定成千上萬考生,反而是要留下有經驗的管理人員。筆者依然對此成效不樂觀,因為對長俸人員來說,到了退休年齡可以拿薪金1/3至1/2的長俸,「做就出足糧、唔做都有1/3」的情況下,又有多少有能力之士願意留下來?除非是當問責官員(註:問責制官員可以同時領長俸再加問責官員薪金)。


另外,引起較大回響的是諮詢方案沒有一刀切延長2000年6月後入職的同事的退休年齡,只是把他們當為舊制般看齊,若延任須審批。筆者覺得,政府在此事上避重就輕,潛台詞是不想讓長俸制的同事「一刀切」地留下,故此看待現職人員必定要一視同仁。若只加長新制同事的退休年齡,必定會惹來工會的不滿,特別是工會代表仍然以長俸制人員為主。筆者預期,再過多十多二十年,當九十年代加入政府,即最後一批長俸制人員也屆退休年齡時,政府必定會延長2000年6月至2014年入職同事的退休年齡。


當然,該方案只是很初步,有得多細節還沒有觸及。例如為新制紀律部隊退休時55/57至60歲的真空期而設的紀律部隊特別供款日後如何處理,便沒有提及。然而,對日後加入的文職公務員而言,延長服務年期也不等於一定要工作至65歲,因為既然沒有長俸,到了60歲已經可以辭職再拿走強制和自願供款。


諮詢文件:
http://www.csb.gov.hk/tc_chi/publication/files/consultation_paper_chi.pdf

2014年2月23日星期日

(今日輕鬆下)公務員職系之異同

靈感源自某雜誌(開下玩笑而已,唔好咁認真,亦無意貶低不同職系同事)
       


政務主任(AO)
行政主任(EO)
政府工程師
老鬼
ACO/CA
新仔
ACO/CA
外人覺得佢做乜
高官
行政官
工程師
唔洗做
唔洗做
實際做乜
高薪打雜
管理一班唔受管理的員工
管理contractor
唔洗做
做老鬼既野
處理工作方法
寫幾千字講點樣做
寫幾千字講點解唔應該係我做
contractor
叫新仔做
自己做
工作成就
立法會文件中的”the””fullstop”出自其手(其他內容已被刪改)
Re-circulate CSB circular
Contractor準時交貨
叫新仔做哂所有工作
做哂老鬼的工作
目標
等人挖角去公營機構(: 金管局)
acting
等人挖角出去做
等退休食糧
等老鬼們退休、等考其他工、等公屋

2014年2月6日星期四

續談延遲紀律部隊退休年齡建議

今日《信報》有一篇專題報導,探討紀律部隊人員對延遲退休建議的立場。由於版權所限,未能轉貼原文,請見諒,而內容大致上是,除了救護員工會,大部分紀律部隊也支持延遲退休的大方向,只是在細節方面有不同意見,例如分階段延長方法和處理升職前途等。

救護員工會反對的理由是救護員職位大多是前線工作,體能要求高,反而其他紀律部隊會有後勤職位,例如消防員不入火場可以到防火組做巡查工作。而其他職系的工會大多持開放態度,例如提出可以先延遲退休至56歲,再分階段逐步延後,最終變成60歲退休。

上兩回(文章一文章二)筆者也有探討過此問題,不詳細重覆。唯一想重申的是,如果該計劃是讓舊制人員「有得揀」的話,留下來繼續服務市民的,未必是最佳的人員,反而「卸、閃、縮」之士大有機會留下「hea」多幾年。但無奈的是由於合約精神所限,如果延遲退休年齡,必定是「有得揀」的。若然只是延長一年半載,問題應該不大,但若然真的是五年,可能效果未必如理想,還有是涉及相關開支、宿舍數量、升職、接班等問題必然接連而來。

筆者覺得,與其在難以取得共識的事宜上爭辯,倒不如試一些較彈性的處理方式。先延長一年或兩年可以考慮,而其實對紀律部隊而言,何不試試研究讓現時屆退休年齡又想繼續服務的同事,加入「Part-time」的輔助紀律部隊組織。以輔警為例,現時輔警的退休年齡與正規劃一為55歲,如果延遲輔警的退休年齡至60歲,讓正規警察退休後可以選擇在輔警多服務五年,既可以讓他們的經驗得以延續,又不影響正規警察升遷,同事又可按自己的需要選擇工作量。要知道資深輔警的時薪近百元,比一般拿最低工資的保安高出兩倍,在現下規例下,退休公務員為政府兼職只要不超越某個時數便不用扣減長俸,拿長俸再賺兼職工作時薪,繼續服務的誘因更大。

但現時其餘紀律部隊並沒有相關組織,要建立的確有點難度,但不失為一個折衷的好方法。順帶一提,近十多年其實多了不少像筆者般曾任紀律部隊其後轉職的公務員,若然此兼職制度可以建立,亦可包括此類人員,讓紀律部隊可以有多一些具彈性的「即食人手」。

而且,政府可以先選擇更改其後入職紀律人員的退休年齡,不論是57還是60,也可以讓制度慢慢改變。但要留意的是,當初建立每月2.5%的紀律部隊特別供款,目的是要為紀律人員在退休後直至60歲領取強積金期間生活用的,若然退休年齡延至60歲,理論上無此需要,但這供款金額累積下會相當大,取消必定引來反對。





2014年2月5日星期三

新制與廉潔

  首先祝大家馬年行好運,馬上升職、馬上confirm。

  早前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發表報告,主席施祖祥擔心新制公務員沒有長俸,在退休前或會以權謀私,為退休後的生計鋌而走險,希望社會各界留意,到底問題是否如此嚴重呢?

  首先,要糾正施主席的資料:

1. 他擔心強積金要六十五歲才發放,但公務員六十歲甚至更早已需要退休,新制公務員可能會為該五年生計而在公務職位的最後階段謀私利,但其實一般人只要確認自己不再工作,六十歲已可拿強積金,而且較早退休的紀律部隊人員有特別供款,在五十五/五十七歲(首長級)退休時便會發放,加上政府的自願供款也是在退休時發放,只要不是「蝕清光」,照道理不會出現「退休無錢」的真空期。

2. 按2013年資料,十六萬公務員中應有約四萬三千人屬新制,並非報導所指的二萬七千人。

  言歸正傳,到底此擔憂是否成立呢?其實在長俸制取消以後,新制人員只要有十年年資,便可以拿走政府的自願供款。換言之,如果有人立心不良,其實早在服務滿十年已經可以開始部署,「搵夠」便「斬纜」辭職,強制供款是不可被奪走的,而自願供款亦袋袋平安,即使政府可以有權追討,事實上也並不容易,找個地方藏起財富便可。雖然長俸制人員也可以「斬纜」辭職,但若然犯事被定罪也可能會失去日後每月的長俸,顧慮較多。

  其實,取消長俸後的確對管理上有影響,除上述的廉潔問題外,筆者預期日後將會有更多人說走就走。因為長俸制人員若要提早退休,必須預先一年申請,但新制人員沒有這回事,只要工作滿十年,辭職便可獲發政府自願供款,只是相比下金額較小的強制供款才要到六十歲才可領取,然而辭職只需三個月通知或付一個月代通知金,所以到時政府的人手將會難以估計。紀律部隊還好,因為未到退休年齡辭職,所有特別供款也會收歸國有,但對文職同事而言,若然經濟良好,股市暢旺,人人看到自願供款已經足夠退休的話,政府還有足夠的誘因吸引同事留下嗎?特別是投資這回事是富者越富的遊戲,「搵夠」的多數是高層們,屆時勢必出現青黃不接。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續談報警與聖約翰救傷隊

上回談到報警不報警與召喚聖約翰救護車的事件,竟然衍生出兩個現象。

第一個現象是市民「棄St John,叫消防」。控制中心的舊同事們近日稱,從前St John的「客人」,由於害怕事件重演,被人批評延誤救治,紛紛轉打消防救護車熱線或999求助。從前小學、幼稚園可能一天才得一兩宗求助,近日可能已翻了幾翻。

第二個現象是消防救護與聖約翰救傷隊的矛盾。事源消防救護某工會人士接受報章訪問是指聖約翰救傷隊的專業性不及消防救護員,引起聖約翰救傷隊人員的不滿,在網上紛紛討論,大致是指該名工會人士資料過時,聖約翰並非如此業餘,後來更找來另一份報章反擊:
http://www.hkdailynews.com.hk/news.php?id=309271

個人覺得,其實消防救護、聖約翰救傷隊和醫療輔助隊在香港也是做緊急服務的,彼此一直也是互相協助。當然,論資源、專業和經驗,當然是消防救護較高,但也不代表其餘兩者「完全唔掂」,實際上某些聖約翰救傷隊和醫療輔助隊的隊員正職是醫生護士,甚至是消防員、消防救護員。筆者從前在消防控制組時,有些前輩老總甚至當聖約翰救傷隊是一份子,只要地點合適,緊急事件也可能轉介給他們處理(但這種主動轉介現時已被處方禁止)。

所以筆者覺得,有時工會的代表雖然是「傳媒之友」,但發言也得小心,傷了和氣,只會是雙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