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專家話...

我以前也說過,很怕傳媒單純因為入職人工吸引而把某些工作喻為「筍工」,其實亦很怕對該範疇一知半解的「專家」亂下評論,誤導大家。

早前看到這篇文時,已經覺得「有膠味」,文中所謂八大「筍工」,三份是有體能要求的紀律部隊,兩份是需要專業學歷背景的,餘下兩份就是每年吸引上萬考生的AO和EO。如果有能力考得上,相信不論在公私營市場也有不俗的叫價能力。

今日看到另一報章的報導,有人事顧問專家對於有貿易主任、運輸主任等空缺競爭比政務主任更為競烈的解讀是「她相信是政務主任工作量大,加上近年政治氣氛緊張,求職者傾向一份薪金較低,但壓力較小的職位。」

其實記憶中過去十多年的綜合招聘,每次申請AO的人數一向較其他職系少。有誰不想高薪厚職?但AO實在競爭太激烈,自問力有不逮的朋友,很多會傾向集中火力向機會較大的職位出發。

再者,這次綜合招聘中,貿易主任和運輸主任空缺競爭激烈源於招聘人數較少(單位數字),並不是特別多人去選擇,而且在綜合招聘中,申請全部或是只申請一份職位,相差的成本近乎零,只不過是多剔一格而已。

熟識筆者的朋友也知,本人深知不可能懂得天下所有事,遇上不懂得或不確定的事無謂「亂吹」。正如十多年前本人投考消防控制組時,有一萬名考生,有報導引述某人事顧問稱這是「筍工」,但他很明顯只是以學歷要求(中五學歷)和入職薪金(當時約一萬九千)去評估,對工作性質、前途等相信連一知半解也談不上。

在這個資訊氾濫的年代,大家要多點思考和求真,特別是打算投考公務員的朋友,時事分析可算是面試必考的。



2016年11月3日 星期四

詳談總薪級表Pt. 33或以下人士的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

注意:2016/17年度的排名編號應該已發出,有興趣並合資格者可以查閱。

早前曾提及過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NCA)的申請規定,由於最近多了不少網友查詢,這次花多一些筆墨介紹一下申請詳情。

先再說一次,現時中基層公務員四類人士可以排同一條隊,分享每年的同一配額,這四類人士分別為:(MPS Pt. 34或以上的高級公務員無須排隊,可以立即領取,金額亦不同)

申請HPS的:
舊制(2000年6月前入職)薪金在MPS Pt 22-33或同等薪酬的人;
舊制年資滿二十年的人;

申請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的:
新制(2000年6月後入職)薪金在MPS Pt 22-33或同等薪酬的人;以及
新制年資滿二十年的人(此類人尚未出現,至少到2020年6月才有)。

如果你符合上述資格,要申請的話,首先要等每年一度派發輪候號碼,一般而言,部門會在每年十月左右發電郵通知同事,而該號碼可以在epay system(即看糧單的內聯網)上的statements得到:


打開後的通知書:

解說一下,這是截至該年7月31日的名次。如果你是在該年8月1日才合資格(滿Pt. 22或20年年資),便要到下一年度才有輪候名次。輪候名次是根據年齡、入職日期、符合年資或薪金要求的日期而定出,亦是決定是否成功的因素。

知道了名次又如何?就要待稍後正式接受申請時的「庫務署通函」才知道自己是否能「入閘」。以今年為例,資助名額為1800個:


要「入閘」,輪候名次便要在D53761或之前,否則不獲受理。如果名次合資格(例如30001),便可按通函規定,在限期前提交相關表格透過部門申請,若申請成功,便會有所通知。據朋友和網友提供資料,由於舊制申請HPS必須買樓而近年樓價太貴,申請人數大不如前,使申請NCA的MPS Pt. 22-33新制人員機會大增。

假如成功申請,就可以拿120個月津貼,但將會每月獲得多少津貼?那就要參閱該年所出的「公務員房屋津貼」通告。以2014年為例:

總薪級表第3333A33B33C
7,940
總薪級表第32 
7,490

總薪級表第31
6,920
總薪級表第30
6,500
總薪級表第29 
6,230
總薪級表第28 
6,030
總薪級表第27
5,800
總薪級表第26
5,670
總薪級表第25
5,350 
總薪級表第24
5,240
總薪級表第23
4,960
總薪級表第22
4,790

那麼下一年度的「公務員房屋津貼」通告如果津貼額有加或減,與我有關嗎?答案是沒有的,因為每年的津貼額以前一年的樓市訂定,假設你在該年買樓,下年的樓市與你無關了,每年的通告亦會列明該津貼額是由該年開始拿津貼的人才會適用。亦即說,如果你今年是Pt. 22,拿$4790,下年便按本年的通告所列拿$4960了。

如果大家留意得到,這個表上的津貼額相比起MPS Pt 34才領取的津貼額少很多。例如在Pt. 33時領取津貼,到了Pt. 34時只有8千多元,但如果在Pt. 34時才申請,卻有1萬6千多元。所以,在申請之前,必先考慮一下自身的情況,如果本身職系晉升至MPS Pt. 34不算太難(例如EO I升上SEO),又或者該幾千元影響不太大,可以先忍一忍,留待日後拿多一些;但如果本身職系晉升困難,如各2A3O職系,或者真的「手緊」,當然可以申請,只要知道不可後悔,拿了津貼便會喪失其他房屋福利資格。

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拆解申請房屋津貼策略

近年樓價高,薪金在MPS Pt. 21或以下的中基層公務員以申請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為主,令成功申請不論公屋或居屋綠表的年資越來越高。但有些同事可能已是私樓業主,又或者薪金已超出公共房屋配額的上限,這次就詳細談當中的要點。

申請資格

再重覆一次申請資格,只要以前沒有喪失房屋福利資格(例如2000年6月後入職並已取得公共房屋配額屬喪失資格),高級公務員(MPS Pt 34或以上)可以隨時申請。MPS Pt 22-33的人員,或者年資達二十年的人員,不論新舊制亦會在同一配額下,每年有一次申請機會(見另文)。

考慮因素

1. 樓價:

政府每年在三月中左右也會公佈下一財政年度(即每年4月1日至下年3月31日)的房屋津貼金額,而根據計算方法(詳情隱藏在2001年的房津通告內 ),會參考上一年1月1日至12月31日為止差餉物業估價署的住宅樓價指數。簡單而言,去年樓價上升,下年津貼便加。

所以理論上津貼額是滯後的,最佳的情況是前一年樓價貴、申請時樓價下跌(甚至大跌)。例如2015年樓價高企,但2016卻回落了不少,2016年4月申請的話,津貼額卻是按2015年樓價訂立的。

新制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亦較舊制的房屋津貼具彈性,因為後者必定要有樓宇按揭才可申請,前者卻不需要,可以先拿津貼,儲起來一段時間才買樓。

2. 薪金:

一般而言,薪金越高津貼越高。要注意的是一旦申請成功,你便會鎖定在此年度你所領取的津貼表。津貼表內再分為兩個表,一個是高級公務員(MPS Pt 34或以上)用的,另一個是中低級公務員(MPS Pt. 33或以下)用的,前者津貼額比後者高很多。要注意的是,由於會鎖定在該年度你所領取的津貼表,所以,如果開始領取津貼時是Pt. 33或以下,即使日後升職至高級公務員,也不可以轉到高級公務員的津貼表,只能繼續按本身的津貼表拿津貼(所以這個表上會有直至D8的津貼額)。

一般出任有望升上高級公務員職位的同事,都會得到踏入高級公務員薪金時才會申請房津,因為相差太遠,現時Pt. 34的津貼,較Pt. 33的同事多接近一倍。

3. 交稅:

房屋津貼是收入,需要課稅的。香港有稅階,收入越高,交稅比率越高,直至達到標準稅率的收入才會封頂。例如按現時稅階,高級公務員除非有430,000以上的免稅額,否則多出的收入必定跌入17%的稅階中。所以,如果計算得「盡」,交稅也要納入考慮。

薪俸稅計算:
http://www.gov.hk/tc/residents/taxes/taxfiling/taxrates/salariesrates.htm#pr

4. 退休:

薪金越高津貼越高,而年資越高會使你的薪金越高。那麼是否到退休前十年才申請方算「最抵」?理論上是對的,但健康卻是大家不能控制的,早拎早享受,遲拎?最怕健康令你拎唔夠。

------------------

簡單說,撇除「等飯開」非申請不可,如果要申請得聰明點,應該考慮:

1. 會否在可見的將來成為MPS Pt. 34的高級公務員?會的話,Pt. 34或以後才申請,因為金額相差太遠;

2. MPS Pt. 34或以上高級公務員,可以考慮在臨近公佈新津貼表時,即每年的一至二月才申請,因為屆時大致可根據上一年差餉物業估價署的樓價指樓,估計下一年度的津貼會加或減,再決定是否申請(註:因為MPS Pt. 34或以上的申請者,可隨時申請,但MPS Pt. 33或以下的申請者由於每年只有一次申請,這種「睇定先」的方法不適用。)。但申請需時一兩個月,而三月中會公佈新津貼額,不要拖得太遲,否則便不能用舊津貼額。

3. 樓價越高津貼越高,但調整率有上限,其實一年的加減幅不會太大。舉例說,MPS Pt. 34在2010年申請NCA,每月有一萬四千多元,2016年卻是一萬七千多元,津貼多兩成,但樓價卻相差一倍。所以,如果未「上車」,要考慮是否入市時,不應把下年津貼是否上調看得太重。

每個人的背景不同,考慮因素亦不同,很難一概而論,上述意見只供參考,讓大家想得周詳一點。

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退休紀律人員的公屋風波(更新)

昨日有報章報導,一批仍居於部門宿舍的消防和懲教退休人員向政黨求助,因為無法在公務員公共房屋計劃中成功申請公屋,但他們已退休,無法再申請;亦有人表示從沒被編配公屋,但卻無故被指已三次拒絕公屋編配,終生不能再申請。他們現被部門迫遷,或作出司法覆核。

先簡介一下現時有關安排。當局為居於宿舍的紀律部隊人員並在十年內退休,或即將退休的單身紀律部隊人員等人士設立了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特別配額),與一般文職公務員使用的「一般配額」屬於「兩條隊」。所以一般紀律部隊人員也會說,退休時可以「用宿舍換公屋」,他們像文職公務員般,可以填上三個公屋選擇,或揀選要綠表購買居屋。

在香港,要安居不出三種方法:公屋、資助房屋(例如居屋)和私人樓宇。從前部分員佐級紀律人員可能已自行置業,但後兩者近年貴得脫離現實,人人向公屋傾斜可以理解,僧多粥少是必然現象。文職人員的華員會的「華員報」早前曾作專題報導(http://www.hkccsa.org/magazine/WYP/214/p16-18.pdf),近年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中的公屋供不應求,申請人數大幅超額,要求增加配額。

若然文章開首提到的「無故被罰終身停賽」、申請了但等了兩年才通知申請失敗等例子屬實,固然是行政失當。但如果以局外人身分來看,其實本來的安排不算太差,理論上他們有最多十年時間去申請,只是近年樓市的問題,導致此問題出現。

太「老定」出事

但現時很多較新的部門宿舍環境媲美居屋甚至私人樓宇,面積亦比公屋大,要他們提早十年甚至更早放棄,筆者自問也會「住得一時得一時」。但當人人如此,而樓市瘋狂再加上近年的退休潮,三個因素加起來便問題大了。

事件對現職人員的啟示是不可以太「老定」,以為一定可以在退休前申請得到公屋,於是拖延至臨退休才打算。筆者早就說過,退休的房屋,應該早早打算。

另外,亦不應有「福利要舔到盡」的心態。在此之前,可能他們也會想:「申請不到,政府不會趕我走吧?」但換個角度看,如果政府不強硬,對那些在苦等宿舍的年輕同事又公平嗎?正如筆者曾聽過某位「爭沙幫」(即員佐級最頂層升至主任級)朋友回應我問到他是否要遷出員佐級宿舍時說:「次次都申請幫辦宿舍,但次次揀最靚,次次申請失敗便不用搬。」若然用回此心態,便肯定「出事」,近期的確有例子是三次拒絕房署所編配公屋,被「終身停賽」,向工會和部門求助,但由於這些房署的一般規定,回覆是「處長都幫唔到你」。

制度的問題

話說回來,現行制度不是沒有問題。首先是警察和其他紀律部隊的配額分開,然而警察的配額又多於其餘所有紀律部隊的配額總和。這安排應該是由於警察宿舍較其他紀律部隊為多,但予人的印象卻有偏袒之嫌,奈何一旦要轉制度的話,屬既得利益者的警察必會反對,很難圓滿解決。

另外,政府回應傳媒查詢時指,過往四年均有配額剩餘未用,那何以會有此問題?關鍵可能是只有三個公屋選擇,當人人也「唔靚唔要」時,問題便出現,但這批人又不像年輕同事般下年再申請,既然如此,何不讓他們多填幾個選擇,例如十個甚至更多,即使被派第N志願,基於「唔要就無」的現實,未算理想的編配可能也會接受。

爭取=孤軍作戰

筆者一向關心舊同事們的福祉,但現實是想得到其他人支持很難,或許這是他們為何找紀律部隊人員不太喜歡的「人民力量」幫忙的原因。事件被報導後,人民力量的網站也有人留言,內容當然不太認同,甚至連討論區的政府服務版中,文職公務員也不表同情,所以孤軍作戰之勢顯而易見。

然而,政府的回覆頗為強硬,指他們根據規定要遷出宿舍,而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不是聘用條件,與基本法第一百條無關。所以工會們既要解決這批人的問題,其實也應要與政府商討一下如何改善現行制度。

後記:(31/5/2016更新)

6名提出司法覆核的消防處人員上週被判敗訴(相關新聞)。其實在此宗官司後,不少居於宿舍的紀律部隊同事已意識到要趁早計劃。從前配額分開為「一般配額」和「特別配額」,原意是給予居於宿舍而在十年內退休的紀律人員較大的機會,怎料近年樓市扭曲下,「特別配額」反而僧多粥少,故此已有紀律部隊朋友表示,45歲前便要申請公屋/綠表。如此一來,相信會令年資較淺而透過「一般配額」申請的同事更難成功。且看樓市降溫會否同時令公務員同事減低對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的需求。




2016年4月12日 星期二

考核報告(Appraisal)

很久之前談升職時,提過公務員每年考核報告(Appraisal)與升職的關係(見另文),已經略談當中的分級和大致程序,這次針對當中會出現的情況,談多一點,特別是當出現意見分歧的時候。

1. 不同意評核=不簽署?

這是最多網友遇上的情況。很多人在收到考核報告時,覺得自己應該獲得更高評分,之後便拒絕在報告上簽署,其實又是否正確做法呢?

根據最新的「工作管理表現指引2013」,其實在報告上簽署只是代表「已閱」,並不代表受評人同意報告。最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在會見紀錄一欄上,詳細填上自己不同意評分的地方和原因,讓日後升職選拔委員會可以看到兩方面的意見。

如果受評人不簽署,其實只是「任人魚肉」,因為評核人最多只會在會面一欄上寫上「受評人不同意報告拒絕簽署」,欠缺詳情和原因,由第三者看來,受評人會是非常「蝕底」。

如果受評人不同意報告,除跟隨上述所講的做法外,甚至可以要求由加簽人主持會見,指引說明加簽人應「積極考慮」。

2. 提出不滿,會被再降級?

該指引寫明,如受評人就有關評核提出上訴,評核人/加簽人不得純粹以此為理由而再降低受評人的評級。受評人如對評核不滿,可向覆核人、部門/職系首長提出上訴。所以,不用怕被再降級。

3. 評核人只是署任(Acting),實際和我同級,會「寫死我」以減少升職對手?

指引已留意只個可能性,所以提議了兩個解決方法:1. 由更高級上司寫評核報告;2. 署任的評核人應撰初稿,得到加簽人同意才作實,並在報告上列明。

4. 加簽人/覆核人不同意評核,可修改?

人寫你、你寫人,有時下屬不同意上司評分,上司也會不同意下屬對更下級的評分,該如何處理?其實加簽人/覆核人也有權在報告上寫上自己認為受評人所值得的分數,不論加減,也不應該覆蓋原有分數,目的是讓第三者能清楚看到當中的分歧。

以上資料在「工作管理表現指引2013」也可以找到。如果大家工作時合作愉快,可能未必用得上,但多點認識自己的權利和正確做法,是對自己多一種保障。

筆者留意到近來討論區每當遇上有網友提出這類問題時,很多回覆叫他找工會。大家要清楚,如果人家全部依足程序,任何工會也幫不上忙。與其在人家白紙黑字批評你時才打算「發爛渣」,倒不如令自己的工作讓上司和同事認同,特別是仍在試用期的同事。





2016年3月22日 星期二

短訊:2016房屋津貼金額

政府剛公佈了2016年4月1日開始的房屋津貼,高級公務員(MPS Pt. 34)的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額最新為$17,630 (上年為$17,110),MPS Pt. 22則為$5,160 (上年為$5,000)。詳情可到政府內職網參閱「公務員事務局通告」中的「公務員房屋津貼」。


房屋津貼的計算方法是以去年的樓價作參考,去年樓價可以說是先高後低,所以津貼額稍為上升數個%也不算得太令人驚訝(不過筆者一直估今年金額會下調,睇錯市了)。

房屋津貼額會按申請人所申請的年度通告作準,例如MPS Pt. 34同事今年申請,便會拿$17,630,假若日後增薪/升職,也會按今年的津貼表領取。例如MPS Pt. 38-40的金額是$20,350,今年申請的MPS Pt. 34同事四年後便領$20.350。即使2017年的通告內津貼額上升或下降,也不會與2016年度申請的人有關。

由於樓市下調已是不爭的事實,似乎今年入紙申請的話,津貼表必定較下年申請為高(這次不再錯估了吧),合資又想申請的同事,多多考慮和計劃吧。

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理想與現實

最近蘋果日報訪問了兩名離開政府追求理想的故事:

放棄月薪五萬 唔做EO寫小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special/art/20160124/19462904

筆者不太喜歡這類訪問很多時由被訪者口中批評政府或者公務員如何不濟。政府當然有其問題,就是所謂的「官僚」主義,但反過來去看,這其實是讓「制度」凌駕於「人」之上。如果真的人人也可以不跟程序去做事,行政的好壞便要取決於「人」而非「制度」。做好了,當然人人讚賞;可是做錯了,或者人人處理的尺度不一時,便一定被批評。當我們要「制度化」,便要犧牲某些事,正如很多人會批評麥當勞的分工方法-它把人的才能放至最低點,務求令任何一個人只要稍為訓練已經可以勝任,弄漢堡包的根本不算是廚師,只是跟指引去做,對員工來說滿足感欠奉,但對機構來說卻是有效率,因為任何一個員工也可頂替弄漢堡包的位置。

那位前EO說:「連自己的辦公室也改不了,試問我怎改變整個政府呢?」這說得對,但反過來說,作為一個入職數年的主管,會覺得自己可以改變的幅度有多大?即使在私人機構,也不見得幅度可以有多大的改變,把整個部門的下屬也辭退?即使你有膽去做,僱主也會質疑你發生什麼事,更不用說如果當中有「皇親國戚」的話一樣也裁不去。當然,在私人機構,下屬為怕飯碗不保,必定「聽話」;在政府,炒長期聘用公務員很難,才會「叫極唔郁」。

其實我很久以前也說過,出來工作,不論是在政府或是私人機構,先不要介意當低級工作。然後,也要接受理想與現實的落差,特別是經驗尚淺時,怎可能讓你「話哂事」?例如,紀律部隊主任畢業後已是小隊主管,但面對一班經驗比你深的下屬,怎樣管理才是表現才能的地方,如果可以讓你有權把一切「推倒重來」,管理肯定較容易,老實說,這就不用那麼高人工請人了。要記著,不論做政府工或是到私人機構任職,你是加入機構,即使給予你自由,在一定程度上也要依從機構的規定。

當然,剛剛提到的「自由度」才是重點。在完全自由和完全按本子辦事之間,政府明顯是傾向後者。在處理工作時,其實達至某一職級的人員可能具備酌情權,可以自行決定,但現時的政府的確有「決定向上移」的風氣-即是「你高級、你話事」,做錯決定不是我責任,我只按規則。最近有報導指有義工到避寒中心派物資被阻止,其實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上級沒跟我說過可以派物資,所以阻撓,是「按本子辦事」,但從市民的角度去看,完全是官僚主義。我在上一段說,如果完全讓你「話哂事」的話,不用那麼高人工請人,其實反過來,如果每每也如鐵板般「按本子辦事」,又何需要以高薪聘請?

要解決,很難,唯一方法必定是由上而下。對善用酌情權的同事多加讚賞似乎太理想主義,但少點對運用酌情權的同事加以責難卻是可行的。又拿小弟的的老東家作例子,如果接到求助而派消防/救護車時永遠以電腦為準,電腦錯了也不更正,為何不直接把控制員的人工省掉,創個類似Uber的app便行;反過來,如果沒有指引,完全任由調派,又會天下大亂。

政府與私人機構,有本質上的不同,兩者很難直接比較。政府講程序,但私人機構主要講利潤,過程不太重要,但對前者來說,按指引之餘,理應加入一些常理去作決定,要人性化一點才行。我以前也有提到,一旦出了事,例如要上法庭或者被傳媒廣泛報導,法官、記者以至一般市民也不會接受以「按本子辦事」為擋箭牌。

至於程式編寫員說軟件落後,我想,老一輩不肯學新的東西是真的,但省錢也是真的,大家納稅人也不會接受政府無謂地常換電腦軟硬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