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4日 星期三

討厭人家玩嘢,卻又教人玩嘢

在討論區,或者facebook的公務員secret,常有人說「同事玩嘢」,例如放病假、行為失常,將工作卸給同事,之後大家群起留言譴責。

但換個角色,如有人說「受上司欺壓」之類的事,總會有人教他「玩嘢」,甚麼「拎白咭」扮失常、放病假之類。

討厭人家「玩嘢」,卻又教人「玩嘢」,不矛盾嗎?特別是網民其實對求助的後者素未謀面,根本不知他是否真的受欺壓,還是自己的工作不達標。如果屬後者,其實教他「玩嘢」,假若真的成功,對政府、其他同事甚至他本人都不是好事。

所以間中有網友有類似情況向我詢問意見時,我也會很小心,因為互不相識,不會知道是甚麼情況,只能用最「正路」的方法處理,甚至建議想想自行辭職。

以前我也有討論過病假,但只是描述事實,無意鼓勵,事實上自己不論讀書或工作一次詐病也沒有。

我不知道教人「玩嘢」的人是何種心態,可能是覺得自己懂這些很厲害,我這些教人行「正路」的只是一般見識。

有些事,你懂的,但未必適合說出來。肆無忌憚教人耍手段,我唯有祝福這些人,不是在教自己身旁的同事吧。


2018年2月20日 星期二

2000-15年入職公務員延長退休諮詢展開


上回提到政府將對2000-15年入職公務員的延長退休展開諮詢,今日公務員事務局公佈了諮詢文件:

http://www.csb.gov.hk/tc_chi/publication/files/Consultation_Paper_2018_Chi.pdf

筆者第一時間瀏覽細節,大致如之前所說的一樣,如果選擇延長退休年期的話,供款比率會降低,即與2015年6月後入職同事的供款比率劃一。要注意的重點有:

  1. 暫定有一年選擇期,即有一年時間考慮。如果年資超過15年的同事選擇延長退休,最好臨近截止前才確認延長退休,因為他們供款比率較高(17%),文件亦已表明在選擇期內他們仍會繼續享有17%供款。換言之,即使延長退休,政府亦不會在僱員戶口中拿回2%的已供款差額。
  2. 文件寫到:「當新退休金計劃推出時,由舊退休金計劃轉移至新退休金計劃的公務員在給予所需通知後,即可按本身意願在達到原來退休年齡當日或之後退休,但新退休金計劃下的經調整退休金因子將仍然適用。 同樣地,我們建議彈性容許選擇延遲退休的合資格公務員在給予所需通知後,可於延長服務期內退休 。

    --這對紀律部隊很重要,因為文件上亦寫明紀律部隊人員以上述的方法申請在延長服務期內退休,亦可享有紀律部隊特別供款。舉例說,如紀律人員選擇了60歲退休,但58歲便想離職,只需要給政府「所需通知期」就可以拿走特別供款。雖然文件沒有寫「所需通知期」,但現時中止退休後重行受聘的通知期為三個月(非首長級)/六個月(首長級),可作參考,相信亦會差不多。
  3. 文件表明如同事選擇延長服務,考慮晉升時會以新的退休日期計算。換言之,延長服務期內一樣可如常晉升。
諮詢期至本年4月30日,大家也可發表意見:views_retirement@csb.gov.hk。之後再看看政府有何修訂吧。

(後記:諮詢文件發表後,很多人對於改變供款比率表示不滿。筆者作為打工仔,當然希望「又食又拎」,既維持供款比率,又可選擇延長退休。筆者覺得,其實要顧及2015年後入職同事的感受,如選擇延後退休,用他們的供款比率也不算過份。再者,如覺得「被騙」、「搵笨」,大可選擇舊有退休年齡,沒有人可以「搵你笨」,不要自我感覺良好地說政府「求你」延長服務,如2000-15年入職的同事達退休年齡,聘一個新人與續用舊人,相差的供款可很多。

我們本來就是沒有選擇的,現在只是多了一個選擇而已。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房屋福利轉變

在樓市未瘋狂上升之前,公務員的房屋福利近年沿用一套理念,而且算是有效。在這個理念下,高級的公務員主要拿津貼,中基層的就主要是公共房屋配額中的公屋和居屋。

原本是行之有效的,不過近年樓市達至瘋癲狀態,津貼的升幅又受制於通脹,房津變得不吸引(特別是中級公務員),大家也傾向要居屋或公屋,因為更加實際。

但本來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是為中基層公務員而設的,所以有薪級點上限,申請人和配偶如同時為公務員,兩者皆不可以超越上限。

這些條款,不受影響的同事不會理會,但受影響而不能申請的便會高呼不公平。例如上述申請公屋居屋的條款,他們會說:「如果配偶不是公務員,月入十萬也可申請,但配偶同是公務員則薪金或頂薪超標便不能,很不公平。」

其實,這也只是保護中基層同事的福利。正如當年有員佐級同事,配偶是主任級,申請員佐級宿舍被拒,理由是他曾經入住過主任級宿舍,他也有怨言,但我也跟他說:「留返員佐級宿舍給我們,好嗎?」

另一例子,心水清的網友早已發現,就是第一標準薪級同事(如二級工人)的公務員公共房屋配額比例較總薪級表人士高,即機會較大。但其實第一標準薪級表的基層同事人工不高,是更有需要得到公共房屋的。

這個問題,另我想起下面這幅漫畫,要公平,還是公義?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最佳位置-Posting

談仕途,一般人只會談向上-升職加薪,越快越好。但其實,Posting一樣重要,派個「死位」或「悠位」,對本身的影響不會小於升職快慢。很多公務員每隔幾年便要調動,

以前我也有談過升職這回事,始終都是「打工仔」,自己控制到的很有限。工作崗位也是一樣,例如一般職系的同事,基本上被派到每一個部門、每一個區域也有可能,好位或衰位也有可能。

派個好位當然拍掌歡呼,想留一世;派到惡劣位置當然想立即走。但正如剛才說,輪不到你和我去選。有時某些位置特別,例如輪班、工作地點偏遠,或會和同事有共識才會落實調動,但最終決定權還在部門。

遇上不少朋友,對posting安排有意見,我會建議我他們理性地找高層處理,雖然最終未必有用。千萬不要自作聰明,例如玩「病假」、「辭職」、「考工再Revert」之類,沒用的:

-病假總會放完,之後除非辭職,不然請你乖乖上班;

-有人在「好位」多年,被派到「衰位」,便跟部門說:「要我調我就辭職」,最終上層「睬佢都傻」,自己就真的辭了職。而且,大家可以參考CSR,非首長級人員一旦交了辭職信,部門是可以不准他撤回辭職申請的(首長級除外,首長級可以撤回辭職申請),想「玩嘢」可能「玩大咗」;

-有朋友想以考份新工,走到新部門,再Revert去調位。又要考新工更要成功獲聘,再到新部門然後再申請回頭,可能在那個不好的崗位已經過了一年半載,距離再調動時間可能已經不多,還未算上Revert時可能又回到同一「死位」的風險。

其實一般調動也是相隔數年而已,好位也好,衰位也好,也只是幾年時間,與其苦著臉去做,不如安份做完任期,對部門、同事和自己也好。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延長退休與福利2

最新施政報告已提到2018年初有方案讓2000-15年入職同事選擇延長退休,上回已提醒受影響同事盡早想想,今次再探討下福利方面的影響。

延長退休,自然如房屋津貼、紀律部隊宿舍和醫療福利等都會繼續享有。對一些會申請非實報實銷現金津貼的同事而言,多五年的更具彈性,例如本身在退休前不夠十年才合資格申請的,本來「食唔盡」,但延長退休卻可以享盡120個月津貼。

另外,對居於紀律部隊宿舍、打算退休前申請公屋/居屋的人影響頗大。延長退休的話,變相他們將會延遲五年才要申請「特別配額」。近年因為樓價高,即將退休並居於宿舍的紀律部隊人員很多會選擇公屋,使原本專為他們而設、理應較容易的配額反而變成「困獸鬥」,未到退休之年難以申請成功。

對打算申請公屋的,可以多住五年宿舍,再安排;打算申請綠表居屋的,延遲五年才進入「特別配額」的話,可以看多五年樓市,如果合心水的話,可以多些時間循一般配額申請綠表。但筆者覺得,不要一心因此原因去申請延長退休,因為大家對樓市沒有水晶球,如果樓市不像現況,便宜了,可能沒那麼多退休同事申請特別配額綠表,變成特別配額更容易也不出奇。不要用肯定的東西(做多五年)去搏不肯定的事(一般配額較特別配額好)。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特許缺勤

近日公務員茶餘飯後的話題,一定包括有公務員出任陪審員但被要求上班,最終署長被要求上庭解釋

公務員同事,記著一個很易記的號碼:1111(CSR 1111),說明了什麼是特許缺勤(Authorised Absence)。

特許的缺勤,不會算作假期,簡單而言,包括:

-輔助部隊如輔警、民安隊、醫療輔助隊等的訓練;
-在檢疫中心的強制性隔離;
-參加內部招聘考試 ( 包括面試 ) ,但這種缺勤必須在不妨礙部門工作的情況下,才會獲得批准(所以唔係大哂);
-擔任陪審員;
-代表香港參加某些體育及文化活動,以及專業性質的國際會議,但須符合有關規定;
-乘搭洲際航機公幹後回港所獲准的缺勤;及在公務不受影響的情況下,在工作時間以辯方代表或辯方證人身分出席紀律聆訊。(寫明這種缺勤如不妨礙部門的工作,一般應獲批准。)。

留心細節,有些情況是有特定條件的才會獲批。最多人關心的當然是出席其他部門招聘試,但其實一般去見第二份工都唔想老闆知道,還會申請特許缺勤嗎?

熟悉條例很重要,否則就如今次事件的主管,放了大老闆上枱,他日後的日子會好過嗎?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00-15入職同事:是時候想想是否選擇延長退休年齡

(更新:最新的施政報告已經表示在2018年初推出詳情,大家要認真考慮了)

候任特首日前與公務員團體代表見面,表明會重新研究可否讓2000年6月至2015年5月入職的非長俸公務員選擇延長服務年齡至六十五歲(紀律職系人員則由五十五歲延長至六十歲,相信落實的機會不小。

先讓小弟「抽水」一下,筆者早於延長退休計劃公佈時已預計政府會放寬相關規定予2000年後入職的同事(見另文),不過來得比我預計的更快,所以這次跟大家研究一下應如何選擇。

據了解,假如真的落實,很大程度會效法八十年代選擇退休年齡的方式,在一個時限下決定,如果選擇了跟最新的制度,公積金供款便會改為跟隨65歲退休新同事的比率;反之,選擇不變的,便繼續享有現時供款不變:



怎樣選擇才化算,是沒有答案的,因為沒人知道三十年後的事,而且升職快慢也有影響。但要預算一下,首先看供款比率的分別,新比率少了的年份如下:

15-17年 共3年 少2%
21-23年 共3年 少3%
25-29年 共5年 少2%
30-34年 共5年 少3%

由於變數太多,我們就假設人工一直不變,以到了35年年資計算,新比率大約少舊比率,大約供款少了五個月人工。例如全期人工都是20,000的話,選了新比率,到了35年年資時,供款少了100,000左右。

但這樣計算其實有缺憾,因為理論上越早期的供款,投資的回報應越高;而年資越高,人工應該越高,後期的供款應會較多。另外,這樣的焦點放了在「供款蝕了幾多」,但選擇延長了退休,你得到的不止是供款,而是全份月薪。

好了,說重點,如何選擇?每人的情況不同,我想有些人不管是延長或不延長,已經有很強烈的意願(正如先前有人為了延長退休而辭職去考另一份政府工),但如果閣下仍下不了決定,不妨考慮:

1. 文職人員:作決定較紀律部隊容易,因為即使選了65歲退休,但在60歲辭職,蝕的只有上述的供款比率少了,未到退休年齡仍然可以在離職時拿走所有供款。如果屆時想賺回來,只要健康許可,多做一段短時間便可,未必一定要做至65歲。(所以小弟亦積極考慮選擇65歲)

2. 紀律部隊:要考慮的,是自己的家庭負擔和工作心態,員佐級來說,到了59歲仍要輪班和戶外體力勞動工作應會很吃力,反之主任級甚至可以靠五年時間多升一至兩級。

所以,如果問我的意見,文職我會建議選延後至65;但紀律部隊則要看看自己的情況,沒有一定的答案。

(後記:近日與一眾紀律部隊朋友談起此話題,果然大家各自有不同的選擇。

有朋友表示兒女年幼,要選擇60歲退休,而且千禧後入職的屆時應屬第一批60歲退休同事,希望會在退休前調職到較輕鬆的職位。亦有朋友表示55歲其實也很年輕,即使沒有延長退休也會繼續找工作,屆時「做生不如做熟」。

另有朋友表示會選擇55歲,寧願到時輕鬆地在原本部門找part-time,始終壓力不同。)